“风口论”瓦解,新拐点已至!2020年,资本将聚焦何处?
3417
2020-01-17 10:49    文章来源:创业资本汇 原创:证券时报 卓泳(chuangyzbh)
文章摘要:“站在风口上,猪都会飞。”

「站在风口上,猪都会飞。」作为国内为数不多的明星创业者和投资人,雷军的「风口论」在创投圈广为流传,一度被视为创业者的圣经,也让整个资本圈掀起了「造风运动」。

然而,随着过去几年许多风口创业项目频频倒下,市场资金出现流动性紧张和收缩,创投机构的募资和创业企业的融资风光不再,资本对「风口」的警惕性逐步提高,「风口论」似乎开始站不住脚。

平淡乏味的 2019 年,在一些投资人看来,却是新常态的开始。在资本全面回归理性,在追逐热点和价值投资的风格切换中,「风口」已经显得不合时宜。2020 年,风口不再,拐点已至,下半场该如何开局?

资本慎提风口 价值投资是王道

与过去几年相比,2019 年的创投圈显得尤其寡淡。这一年,没有出现像共享单车、直播、人工智能这类数十亿资本蜂拥而上的超级赛道,也没有出现像商汤科技、大疆创新这类引无数资本垂青的独角兽企业,更没有能引起整个创投圈为之轰动的利好政策。

惊喜没有,被戳破的泡沫倒是不少。WeWork 上市夭折,估值从 470 亿美元跌至 70 亿美元;陶集集融资未能到位到导致资金链断裂,最终宣告破产;在 2018 年仅用半年时间聚集了数十亿资金的社区团购,在 2019 年上演了兼并重组;苦苦经营的生鲜电商赛道,也有不少企业出现经营危机、黯然离场。

清科数据显示,2019 年前三季度中国股权投资市场新募基金总规模约 8310 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 20.4%;共发生 5461 起投资案例,总计 4314.10 亿元人民币,同比分别下跌 36.9% 和 53.7%。近乎腰斩的数据和残酷的现实,似乎都在预示着一个新格局的到来——流动性泛滥时,到处都有风口,而当下的资本寒冬,或许只有看得见的未来才有清风徐来。

「在风险投资领域,对项目的持有时间长,即使抓住了这个风口,过几年可能就不是风口了,所以这个概念用在风险投资上不太合适,不符合价值投资的理念。」招商启航总经理王金晶认为,风口只能反映当时的现状,并不能反映预期。

事实上,在 2019 年许多投资人都已经慎提风口了。「在国家脱虚向实的背景下,企业会更加注重提质增效,在这个趋势下,投资机构也会关注企业在这方面转变所带来的机会。」在王金晶看来,不同于以往各类新型商业模式所造成的风口,关注企业和产品自身发展需求是一种理性的回归,也是价值投资的开始。

当然,出于对风口的不同理解,也有投资人认为风口会持续存在。君盛资本合伙人李昊认为,所谓风口,是产业发展和资本关注度叠加在一起的产物,而资本关注度本身就有传播效应支撑,也就是说,当较为明确的产业变化被一些投资机构发现,一定会产生一系列「涟漪」,从而引发投资热情,这就是风口的产生。「资本寒冬会降低大家对『风口』的投资额总数,但是『风口』会永远存在。」李昊说。


拐点已至 方向和估值迎来变局

资本回归理性、募资艰难持续、企业融资受阻,种种迹象表明,曾经高举高打的创投行业已经从淘金期进入炼金期,无论是投资方向还是投资价格,都迎来了拐点。

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对记者表示,他不提倡赛道投资理论,但他提倡拐点投资理论。在他看来,新品牌的崛起、大趋势的来临,以及国运上升都会带来投资的拐点。「当一件事情出现拐点的时候最有投资机会,寻找新的拐点性机会是每一个投资人应该去考虑的。」

拐点的出现还体现在估值的改变上。随着科创板推出,以及注册制试点的实施,一级市场投资的估值比以往多了一些变量。在王金晶看来,估值永远有一个最基本的逻辑,就是预期风险回报比,但随着一二级市场价格趋近,甚至倒挂现象频发,这种预期的风险就似乎比以前考虑得更多。「以往是市场定价,资金驱动的,同类型的项目卖这个价格,不管它们之间的差异有多大,也都基本卖这个价格。但实际上第一名和第三名之间是有差别的,不是市场容量的差别,而是技术的差别,在资金驱动下的定价往往会忽略了这一点。」王金晶说。

王金晶认为,随着注册制的来临,一级市场的估值还需要考虑二级市场的因素,「融资方、资金方都会趋于理性,会参考二级市场同类企业的排名、核心技术等。」但是,有一个不同是,一级市场的融资企业增长率和已上市企业的明显不同,未上市的增长率会比上市企业的高;此外,上市企业的融资渠道更好,而且已经建立了一定的护城河,风险会更低,而未上市企业的风险则更高。「现在做估值比以前更难了,需要不断地调整风险系数。」王金晶认为,好的估值体系不仅仅是对项目做指导,还是对市场的修正,因为如今一二级市场的联动性更强了,「好的估值方法在行业里会成为一个常识性的东西,虽然不能说没有泡沫,但会让价格更加合理,让市场更加健康。」


2020 年资本投向硬科技、新消费、产业互联网

在许多业内人士看来,2020 年再提风口已无意义,但大的发展趋势基本形成共识:硬科技、新消费、产业互联网为主流的几个投资方向。

「我们认为跨学科领域会带来一些机会,比如物理和化学的结合可能会出现新的材料和新的产品。」王金晶对记者表示,作为早期投资机构,他们 2020 年会以更前瞻的目光,更大的精力投资硬科技。

「我们一直以科技类为核心,以倒三角为布局特点。其中围绕通讯半导体信息技术为基础设施,企业服务、金融科技为场景应用。」李昊认为,过去 8-10 年,整体说是一个「个人数字化」的进程,数字化包括了个人行为、画像的数字化,基础设施是 4G+3C。而未来五到八年是围绕「企业数字化」而延展开的,这是中国企业需要在效率上找利润的驱动力下的必然产物,基础设施是 5G+ICT,应用场景是企业服务和金融科技等等。

吴世春则认为,不同领域迎来的拐点会诞生不同的机会。比如,新品牌的拐点,年轻人对于新品牌的认知,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比如高端白酒里,茅台、五粮液,年轻人都能够认知。但是再往下一层的一些白酒,可能很多 95 后年轻人就完全没听过了。这时候,我们就可以去建立新的品牌认知。他认为,现在的消费人群,主力人群慢慢从 70 后、80 后迁移到 90 后,甚至 00 后了。「这一波人的品牌的建立,我们要用更强的设计感、更年轻的一些元素去建立更高的辨识度。我们认为每一个品类都值得重做一遍,这里面都有建立新品牌的拐点。」

其次,是大趋势带来的拐点。「中国的整体人口是下降的,未来,我们需要大量的机器来代替人的工作,所以我们投了很多机器人的项目。」吴世春说。另外,国运上升也会带来拐点。「随着我们国家地位在提高,现在中国品牌在东南亚正在慢慢变得强势,变得更有价值。随着中国类似于华为、OPPO、vivo、小米这样的品牌出去,会带动一批新生品牌也会走到非洲、东南亚、中东、印度这种地方去,这也是拐点性的机会。」

「我认为每逢 8 的年份走向低谷,9 的年份到最谷底,到 0 一直到 2 的年份会走出来,会进入下一个寒冬的周期。」吴世春认为,2020 年的大环境整体还是比较艰难,但他始终相信中国国运向上,对中国创投市场以及中国国运会坚定不移的 Long China。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