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5G的子弹飞一会儿
882
2019-11-05 10:00    文章来源:AI财经社 原创:AI财经社作者(aicjnews)
文章摘要:11月1日,中国正式进入5G时代。

4 分钟用完 5G 套餐流量?

11 月 1 日,5G 商用首日。

「不知道能不能卖给我手机,他们要我办合约。」上午 11 时左右,一位顾客在中国移动北京市金融街某营业厅内告诉 AI 财经社。但很快,这位顾客便同营业厅销售人员共同举着「首销第一人」的牌子拍了合影。

「首销第一人」告诉 AI 财经社,在表达购机意向后,营业厅销售人员首先向其确认话费「能否报销」,得到肯定答案后,便向他推销合约机方案,月套餐费用为 198 元起,购机直降 1150 元起。

在上述移动营业厅内,上午 10 时左右店内人流量最高,多位顾客在店内咨询 5G 号码,但开通 5G 新号的并不多。更多消费者对 5G 手机表示出浓厚兴趣,其中一位顾客表示,自己准备换 5G 手机,但「不一定开 5G 新号」。

1.png

图/视觉中国

在北京海淀区的国家会议中心,通信展正如火如荼地举办。在中国移动展台,有消费者围着 5G 手机展柜询问,5G 到底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变化。「更快了,你可以在线看 4K 电影、玩游戏不卡顿。」一位工作人员回复。展柜上展示着 8 部 5G 手机,包括华为、vivo、三星、联想,大都在 5000 元以上,最便宜的一款接近 4000 元。

一位工作人员在一台 5G 手机上演示,把一屏 10 多个应用放到 4G 网络下,进度条一直在缓慢爬坡,切换到 5G 网络下,只花了两三秒,所有 App 都点亮了。

这么快的速率让一位观众一下子担心起了流量消耗和资费。在中国移动提供的 5G 套餐中,起步价是每月 128 元 30G 流量。「你要是下载高清片,一部大概 2G,你一个月能下载 15 部。」一位工作人员举了个例子,而另一位工作人员在经过一番心算之后告诉观众:「30G 的流量,在 5G 高峰 1Gbps 速率下,4 分钟就用完了。」随后他举起了一只手坦承道,「之后就要 1G 额外花 5 元。」

2.png

图/视觉中国

根据电信的 5G 收费标准,办理套餐成为会员后,用户在年底之前可以在云 VR/AR、云游戏、超高清视频等 5 个业务中免费体验两项,但一位电信人士透露,今年底或者明年大概就会开始按照时长对这些服务收费,可能是 20 块钱 20 个小时,「你可以看到,5G 是多么地精贵。」

事实上,三大运营商在昨日公布了 5G 套餐价格后,不少网友喊贵,关于到底要不要换 5G 的问题,在网上也引发了一波讨论。

市场调研公司 SA 无线服务总监杨光认为,虽然相比 4G 刚开始的时候,5G 起步价还是偏高,但是总的来说还是在正常范围内。因为过去几年的提速降费,国内运营商面对的经营压力比较大,前三季度各家的营收和利润也都是在下滑。运营商希望借 5G 把 ARPU(一个时间段内运营商从每个用户所得到的收入)往上拉一拉。

「中国的 5G 部署跟其他国家基本同步甚至还领先,所以对于运营商和消费者来讲,你必然要承受一个先行者的代价。除了价格会偏高,技术和设备的成熟也都需要时间。」杨光说。

此外,这也和 5G 基站的投资成本有关。「运营商们 4G 投入的钱在一些地方都还没有回本呢。」一位行业人士对 AI 财经社说,5G 基站建设复杂程度是 4G 的数倍,要达到超强的信号,原本部署 10 个基站的距离里,需要部署 20 个 5G 基站,虽然还没有开始招投标,但估计一个基站投资价格在 40 万-100 万元之间,此外,电费也是一笔不菲的支出。

尽管有难度,但 5G 的部署在提速。工信部副部长陈肇雄在昨日讲话中透露,预计到今年底,全国将开通 5G 基站超过 13 万座。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表示,今年移动将在 50 个以上城市进行 5G 网络部署,提供商用服务,明年将在全国地级以上城市提供 5G 商用服务。「到时候,主城区应该都有 5G 信号了。」一位工作人员说。

按照邬贺铨院士的估计,5G 用户占总用户的比例达到 85%,需要的时间要比 4G 的时间长,而 4G 花了大约六七年。因此,你在这个期间更换 5G 手机都为时不晚。不过,手机厂商可能不干了。消费者的追新心理也可能等不及。前不久,雷军就担心明年 4G 手机会卖不动。就在昨天晚上,好久不见的锤子发布了 4G 手机,也被质疑现在还有没有必要为 4G 手机开一场发布会?

「5G 有三大特征——高宽带、低延时、大量接入,不同特征在什么情况下用是合理的?「杭州快越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顾永海博士在讨论 5G 的落地时说,」马路上一下子全部放开宽带,让 5G 手机遍天下,有这个必要吗?有,但没有那么迫切,4G 大家已经用得很好了。所以,光从手机来看目前这个高宽带,是没有多大意义的。那么,哪些地方先发生?一定是工业区、重要的园区。在那里有需求、有应用,能把钱先赚回来的。对于普通老百姓,天天让你付点钱,为了 5G 而 5G 就没有必要了。」

运营商都去抢工厂了

事实上,在这场 5G 争夺用户的大战中,消费者似乎已经不是运营商的靶心了,运营商们都跑去争夺优质企业和大工厂了。

5G 商用的第一天,三大运营商都在中国通信大会各种花式秀 5G。但除了 5G 手机、游戏等零星几个针对消费者的展柜外,演示几乎都是为企业准备的。移动展台坐着一位工艺刺绣师,两台大屏幕对比 4k 和 8k 的直播下,绣布上的纹路是多么精美和清晰;联通请来中央音乐学院的二胡教授,展示如何用 5G+4K 的技术实时指导学生;电信搭了个机器人酒吧,用机械臂给观众调酒喝,言下之意都在说:看吧,我的 5G 才是真正的超大带宽、超低时延。

3.png

图/唐煜

「现在三大运营商都放下架子,低调地去找工厂合作,这跟 4G 时代不一样了。」中兴一位人士对 AI 财经社说,「工厂成了『甲方』,运营商成了『乙方』。」

在 4G 时代运营商争夺的是消费者,但现在消费者的红利已经见顶,靠 to C 的流量经营,增长速度已经大幅下降,to B 成为一个巨大的潜力市场。

「争夺得很激烈。」一位行业人士补充说,「据我所知,一个大企业都跟中国联通要达成签署合作备忘录的阶段了,一个试点马上就要落地了,那边中国移动还在不停地挖脚、找高管。像那些优质的大企业,比如两大电网集团都需要低延时高带宽的 5G 网络,如果我能搞定一个,比如南方电网,南方五个省份的电网都会采用我的网络,你算算,每年的运营服务费有多少?」

更为关键的是,大企业一旦做出了选择,想变就难了。这跟普通消费者不一样。虽然我们消费者今天在为不能携号转网耿耿于怀,但毕竟我们可以自由转网。但对于企业而言,应用场景不同,网络也会完全不一样,「用了移动的网想换电信的,机会很小,因为更换成本太高了。」

而且,这也不是一场运营商自己的战斗,关系到身后一整条生态链的生死。在华为展台,一位参观者问华为人士:「如果我们工厂选择了中国移动的 5G 网络,中国移动用的是华为的 5G 设备,如果我们厂区再搭建 5G 边缘网络,我能用爱立信的设备吗?」他得到了几乎是否定的答案。

4.png

图/视觉中国

旁边一位参观者也参与进来:「用不同的设备,它们之间吵架,你听谁的?」在中兴展台,AI 财经社也得到了类似的答案。一位参观者在旁边大悟:「怪不得大家要抢地盘,它要先让自己成为既定事实啊!」

这背后的逻辑是这样的:工厂选定了运营商,运营商在每个片区有不同的电信设备供应商提供 5G 基础网络设备,工厂再进一步搭建 5G 的边缘网络,几乎别无选择,因为你要跟底层网络紧密合作,当然还是同一品牌的设备好。

「实际上,随着运营商建网和服务逐步定下来,工业的格局也跟着会定下来。「上述人士说。

从长远看,虽然现在 to C 的流量服务仍占运营商收入的大头,但 10 年以后,说不定 to B 的服务会形成一个相当庞大的规模。谁也不能掉以轻心。

谁会是大赢家呢?有判断认为,华为这家端到端的企业,将芯片从手机拓展到汽车、物联网领域的高通,正在拓展端到端能力的三星,互联网巨头等在产业链条有卡位的企业仍会争夺到市场上最大的蛋糕。

「不是 4G 也能用吗?」

但 5G 的落地应用并不简单。

一个最直观的现象是,在展区经常能听到这样的问题:这个不是 4G 也能用吗?那我干嘛还要用 5G?

向学校推广 5G 智慧校园的方案时,一位移动人士就受到了这样的质疑。他们计划在校园里安放一个巡逻机器人,如果发生火警等紧急情况,机器人可以到着火的地方为师生自动规划逃生路线,后台也可以呼叫无人机进行灭火。他们还设想,机器人可以在厕所巡逻,分析有没有打骂和哭喊的声音,预防校园霸凌。

5.png

图/唐煜

但他们眼中非常高科技的场景,肯买单的学校却并不多。对于公立学校来说,一台机器人几万元、十几万元,审批就非常难;学校还认为,4G 完全可以满足平安校园的监控需求,不需要再花钱买 5G 的服务,甚至认为这些场景都是这些运营商生拉硬拽出来的。

一位教育人士觉得,遭遇这些碰壁也是因为现在行业并没有拿出 5G+教育好的应用,没有好的案例,学校也没有办法想象 5G 到底能够带来什么样的教学体验。

5G+医疗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展区现场,联通铺开了 5G 智慧医疗的一整套体系:从家庭医生、智慧急救、智慧门诊、智慧病房到智慧手术室。一位联通人士介绍,目前他们正在和几个地方洽谈智慧急救项目。在急救车里安装高清摄像头和可穿戴设备,如果遇到病情复杂的病人,通过 5G 的实时高清传输,急诊室的医生可以看到病人的第一视角。

6.png

图/唐煜

但因为整个 5G 基站的覆盖量还不够,现在推进项目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在旁的一位医疗人士也表示,他们想在社区推进一些 5G 和家庭医生结合的项目,但很多人都表示不相信 5G 能够对急救过程有多大的改善。

从消费者端来看,AR 被认为是 5G 的一个掘金场。但一位 AR 从业者告诉 AI 财经社,他接触的国内 AR 行业,技术效果目前还达不到韩国那些高水准的技术,「要给我们时间,毕竟韩国 5G 商用比我们早近一年。一年内,国内解决 AR 生产技术应该没问题,但内容方面还真说不好,毕竟韩国娱乐业确实很发达。」

「5G 的脑洞没有被发掘出来。」一位移动人士认为,VR 本身的晕眩感还没有得到解决。虽然展会上能看到各种 VR、AR 游戏的体验,但他观察,现在还没有那么多的游戏运用商在大力投入做 5G 的产品,游戏的爆发也需要时间的积淀,比如英雄联盟就是 20 年一遇的爆款游戏,业内需要等待 5G 时代的「英雄联盟」。

企业园区也是 5G 的一个热点。通信展这个论坛的人很多,不少人拿着手机拍 PPT。一位人士介绍,原来企业园区中,办公一张网、监控一张网、生产又一张网,现在 5G 能将这几张网整合到一张网上。这样,数据就不会形成孤岛,可以去挖掘价值。

但这里面仍然有很多问题待解,AI 财经社在展会上发现,很多用户还是「小白」。在人口密度最高的华为展区,用户的问题千奇百怪。有用户听完 5G 介绍疑惑地问工作人员:「你说的这些我都能用有线网络实现,我为什么还用 5G?」工作人员不得不一遍遍解释,无线带来的灵活性和创新的种种可能性,「你戴 VR 眼镜后面拉根线多不方便」,他甚至用淘宝手机下单的比例,给观众解释无线应用的趋势。

「虽然过去两年 5G 的概念被热炒,但一些企业对 5G 网络确实还不太清楚,他只知道带宽变宽了。」一位中兴人士说,「将业务落地是一个四方的合作。除了工厂、运营商、电信设备商之外,还有第三方解决方案厂商,比如机器视觉的方案提供商。」

智慧灯杆成了通信展上一个热点。在一场智慧灯杆的论坛上,直到晚高峰散场时分,很多听众仍然留守。现场一位嘉宾感叹说,看来这不是虚热。一位演讲嘉宾介绍,自 2019 年以来,已有 200 多个城市将智慧灯杆纳入城建计划,今年 1 月以来,已有 52 个项目完成招投标。

7.png

图/视觉中国

「智慧路灯肯定会规模化,肯定能赚到钱,问题是能否快速赚大钱。」杭州快越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顾永海博士回复 AI 财经社产业试点能否规模化时说,「第一波赚钱的仍是灯杆制造商;第二波是智慧路灯相关的电子设备及平台制造商;第三波是服务商(运营商)。」他认为,这个阶段恰好是短、中、长三个不同的发展时期。

虽然消费者和展商都对 5G 怀揣着天马行空的想象,但是技术需要沉淀,应用需要时间,看来,人们还得先让 5G 的子弹再飞会儿。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