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的IPO余波透漏出科技创业公司单位经济效益的三个教训
1517
2019-10-28 11:37
文章摘要:创业公司在资本阶梯上的位置越高,投资者就越关注其盈利能力和单位经济效益。

关于投资,不知道大家是否认同这样一个观点:创业公司在资本阶梯上的位置越高,投资者就越关注其盈利能力和单位经济效益?

天使投资人最感兴趣的是创始人/团队的背景,以及该创业公司的市场机会和营收增长潜力。风投想要确保该业务能够很好的规模化。当企业被出售的时候,私人股本公司希望看到一条清晰的盈利之路,低流失率,以及非常清晰的单位经济效益。

看着WeWork的故事慢慢展开,我们所熟悉的投资者链似乎消失了:从软银到谷歌,再到惠灵顿,股东们似乎放弃了他们的投资原则,转而对公司的营收增长抱有一种看似盲目的信心。锦上添花的是,除了回购WeWork公司价值10亿美元的股票并向其提供5亿美元的贷款以偿还其债务外,软银还向陷入困境的WeWork公司前首席执行官支付9位数的咨询费。这感觉就像一个模糊地带的结果,烧尽了数十亿风险资本的企业家只能做梦。

说实话,作为千千万万领着微薄工资的普罗大众,似乎对于WeWork的遭遇我们并没有什么资格评头品足,毕竟人家创始人即使最终完全出局了,还是有软银这样一个实力雄厚的爸爸做接盘侠,而且还获得了十多亿美元的补偿费,这是多少人奋斗一生也无法企及的财富啊!

但是,不说点什么总是不甘心。我们希望,企业家们从WeWork的故事中得到的主要启示不是,投资者将奖励那些做出有问题的商业决策的CEO们数十亿美元的奖金。相反,投资者和初创公司都应该停下来,从WeWork的IPO影响中吸取一些关于科技初创公司单位经济效益的教训:

1. 科技初创公司的“科技”必须产生优质的单位经济效益

创业公司通常认为称自己为“科技公司”才最符合他们的利益。“科技”意味着可规模化,更性感,能为更多的潜在客户和投资者以及极高的估值打开大门。

如今,几乎每家公司都在使用一些技术来运营。但在决定一家公司是否真的是一家科技公司时,我们要问的问题是,“这种技术是否能让有问题的初创公司实现科技产品带来的不可思议的单位经济效益?”请记住,科技公司看到的是溢价估值,因为科技产品和服务可以以相对较低的成本扩大规模。

假设有一家公司为企业提供软件即服务,并以每月20美元的订阅价格销售软件。每个新客户每月可能会让公司在计算成本上多花几美元,而在人力成本上则几乎为零。科技股的单位经济效益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就WeWork的技术而言,该公司确实有一个应用程序,可以让人们预订会议室,并与WeWork的其他成员网络连接。与许多其他初创公司一样,它也使用各种技术来运营业务的各个方面——运营、财务、社区管理和人力资源。但该公司的核心业务是租赁商业地产,将其转化为合作空间,并将合作空间出租获利。与传统的科技企业相比,这类企业的毛利率要低得多。

其他一些上市公司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比如IWG PLC(前身是Regus),它们没有获得WeWork所期望的估值溢价,因为与转租业务相关的利润率充其量也只有微薄。除非WeWork彻底改变其业务重心,否则软银在改善公司的单位经济方面只能做这么多。

2. 高额的收入增长不应该成为长期单位经济不景气的借口

作为一家科技创业公司,仅仅有高增长率是不够的。如果你用风险投资来吸引顾客,而顾客买了你的产品却赔了钱,那就不是一个好生意。

风险资本的作用在于帮助科技初创公司开发产品或服务,并将产品或服务推向正确的受众。在早期,初创公司在每笔销售上亏损甚至是合适的(例如,如果一家硬件公司计划在扩大规模时降低生产成本)。但最精明的投资者能够看到,短期内单位经济可能很差的公司,与长期存在单位经济问题的公司之间的区别。

其实,在WeWork之外,Uber是另一个令人困惑的单位经济效益的例子,其股价反映了这一点。

3.如果一家科技创业公司的单位经济状况良好,那么经济衰退的威胁就不会扼杀这家公司

我听过一些观点,认为WeWork的不幸是时机不佳的结果。换句话说,如果人们普遍对2020年和2021年的经济形势持乐观态度,而不是担心经济衰退,WeWork的IPO就会成功。

我认为WeWork的大多数问题都与时间无关。该公司的单位经济效益没有维持其溢价估值。在上一次经济衰退中,当Regus不得不申请破产保护时,我也听到了类似的“时机不佳”借口,这只是更多的证据,表明投资者正在将WeWork与它的上市表亲进行比较。

如果你的初创公司每卖出一件产品都能获得“科技”利润,那么经济出现了衰退时,你的初创公司赚的钱可能会更少。但在一天结束的时候,如果单位经济状况良好,管理层尽职尽责,大量客户坚守,那么经济衰退不应将你的企业推到悬崖边上。

作为一个初创公司的创始人,你需要有能力既销售愿景,又建立一个能够产生大规模利润的企业。亚当•诺伊曼几乎不顾一切,独自将愿景带到IPO的边缘。如果WeWork实现了与我们通常对一家科技公司的预期类似的单位经济,那么过去几周发生的事情很可能会以不同的方式结束。相反,WeWork提供了一个令人心酸但又不得不面对的警钟:即使你能够吸引投资者,合理的单位经济对于企业的长期成功也是必不可少的。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