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真的在吞噬世界吗?
2232
2019-03-26 13:04    文章来源:T媒体
文章摘要:在作者看来,无形产品的制造的污染可能更严重,因为他们是不透明的。

编者按:本文作者James Stanier 从有形实物的资源浪费衍生出了如今大火的云计算带来的无形资产的不透明以及他们给地球带来的非确定性污染。当然,作为制造商和用户,或许到了一定规模你才会开始考虑这些社会责任,但不可否认的是,你永远也逃避不了,毕竟软件离开了人类的使用便一无是处。

最近有消息称,可口可乐公司每年产生 300 万吨塑料包装,相当于每分钟生产20万个塑料瓶瓶。这一发现是新塑料经济(New Plastics Economy)引领的一项全球承诺的一部分,该承诺旨在提高人们对我们其正在制造的单次使用垃圾的绝对规模的认识。

这些经过几十年不懈的生产而最终被填埋的材料,促使人们开始注意到浪费的问题。这涵盖了从大公司到家庭中的个人:2017年,英国家庭的回收率为45.7%。欧盟的目标是,到2020年,英国至少回收50%的生活垃圾。但是在很多年前,根本就没有回收垃圾。

作为消费者,我们变得越来越明智,对我们购买的产品的来源也越来越挑剔。我们想知道我们的食物来自哪里,采用了什么样的加工方法,我们愿意支付额外的费用来支持对我们和环境有益的东西。Soil Association的报告显示,尽管在当前严峻的经济环境下,有机农产品是一个昂贵的选择,但英国有机农产品的销量每年都在稳步增长。

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正在对他们购买的所有实物产品进行同样的环境和道德审查。为地球做点好事不仅仅是一个品牌的责任,这可能也是一个主要的卖点。巴塔哥尼亚在服装行业开辟了一条最环保的道路,即使这意味着要为自己的产品支付更高的价格:对比一下一件有机棉t恤29英镑和一件普里马克(Primark) 2英镑的t恤。天晓得是什么样的罪恶使代价如此之低。

巴塔哥尼亚t恤的高价确保了你从受控的供应链中获得可持续生产、无污染的棉花,并支持一家回收旧衣服的公司。2017财年,他们共修复了50295件服装。菲尼斯特尔(Finisterre)是巴塔哥尼亚(Patagonia)的英国竞品公司。2017年,菲尼斯特尔聘请了一名全职潜水衣回收商,处理一种此前被认为不可回收的材料。

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能看到自己所创造的物理产品与它们对环境的有害影响之间的联系。然而,除了这些有形的物理产品,我们需要更深入地看看我们还买了什么。其实,我们消费了许多无形产品。

无形的产品

比如,近些年比较火热的软件即服务(SaaS)行业——通过互联网交付软件。客户订阅我们的产品,然后通过他们的Web浏览器访问它。

这意味着没有生产或交换任何有形物品,从表面上看似乎可以被用来作为环境友好的论点。毕竟,我们肯定不会一分钟生产20万个塑料瓶,也不会通过塑料首饰盒中的光盘分发数万份我们的软件。

然而,就像消费者正在对他们的物理产品的制作方式进行更密切的审查一样,我们也需要对SaaS产品的创建和托管方式进行同样的审查。

毕竟,技术进步本身就是一个浪费问题。科技产业,以及我们对拥有最新、最快产品的不懈追求,每年制造出约5500万吨废弃电子产品。成堆的旧笔记本电脑,一堆堆淘汰的平板电脑。

所有这些复杂的技术都极难制造,同样,毫无疑问,也极难回收。毕竟,你不能像对待纸一样简单地覆盖和再造新的智能手机。

或许,你会辩解,“你说的那是物理技术产品,但我们讨论的不是SaaS吗?”的确,你说的对!

让我们先回顾一下云计算出现之前我们是如何做事的。

未来之前

在没有AWS和Azure这样的云提供商的时候,我们常常在数据中心租用的机架上运行购买来的服务器。然而现在,对于那些刚刚进入初创企业和科技行业的人来说,这个想法似乎很奇怪。购买并实际安装服务器?太疯狂了!

然而,它的实际意义是购买、安装、维护机器,然后在四年左右的时间里,将机器送走,进行拆卸和回收,这意味着我们对向用户提供服务的供应链有了更大的控制。

如果客户想知道我们的平台对环境的影响,我们可以告诉他们,在哪里购买的机器,他们在哪个国家制造的,安装机器的人,以及机器过了保修和更换期后将会被送往哪里进行回收。此外,如果我们想要探究我们的电力消耗到底是什么,数据中心是如何获取电力的,以及从哪种能源中获取电力,我们都可以做到。

技术公司、数据中心和硬件供应商之间的密切关系需要一定程度的透明度;就像我们想知道我们的鸡蛋来自哪个农场,鸡是否自由放养,是否生活得很好一样。

未来已来

但现在,如果你创办一家公司,不使用云服务提供商可能会让你发疯。你不需要担心数据中心的采购和签订合同,也不需要剥开满是硬件规范的活页夹来挑选要订购的机器,当然也不需要把它们从卡车上卸下来然后装上电线。当它们坏了的时候,你不需要担心修理它们。

AWS、GCP、Azure和其他等等云供应商创造的美好世界是这样的:如果我想运行我创建的一些软件,我只需创建一个帐户,放入我的信用卡,然后单击几个按钮。现在我有了一些计算机,可以在全球寻址,只要我愿意付费,供应商就会为我照看机器。听起来太棒了。

然而,考虑到云的使用量正在急剧上升,有人可能会说,我们把企业环境供应链的所有责任都交给了云供应商。我可能知道我的产品运行的AWS数据中心的大致位置,但是我知道这些机器是从哪里购买的吗?我不知道。我知道数据中心有多节能吗?我知道机器坏了之后或者机器速度太慢,跟不上现代的需求了会送往哪里吗?不,这些我都不知道。

规模化经济

因为我们不知道云提供商操作的秘密内部工作原理,所以做出的一些决策在功耗和物理浪费方面会对环境有害,因此指责这些决策是不明智的。采购、安装、维护、能源使用和最终的硬件回收都会影响云提供商的底线,所以我们可以假设他们正在做出明智的决定。毕竟,这些公司是由聪明人经营的。如果有人知道如何设计和实现高效的数据中心操作,那一定是亚马逊或谷歌等大公司。

规模经济可以预测,云提供商在运行数据中心方面比我们单独做的好得多。只要看看spot实例如何为客户提供在给定时间内使用任何可用的空闲计算资源的方法,从而确保更少的CPU周期(从而减少电力)被浪费。还可以关注一下,Kubernetes等技术是如何从谷歌最有效地利用其机群的努力中发展起来的。

但是,正如巴塔哥尼亚可以将其供应链细节作为一种做好事的行为向市场和消费者公开一样,Netflix等主要SaaS公司却不能这样做。他们的供应链被委托给云提供商,我们只能假设云提供商的运作符合他们自己、社会和环境的最佳利益。随着越来越多的初创企业开始在云计算领域发展壮大,我们的行业越来越多地依赖于云计算提供商来为这个星球做出正确的选择。

云巨头的承诺

截至2019年2月,三大云服务提供商的市场份额如下:

AWS: 32.2%

Microsoft Azure: 16.5%

Google Cloud: 9.5%

此外,阿里巴巴占4.2%,IBM Cloud占3.6%。其余的占总份额的33%。我们还浏览了亚马逊、微软和谷歌的网站,看看他们发布了哪些关于运行其平台对环境影响的内容。

AWS报告称,他们长期致力于实现100%的可再生能源使用。他们声称客户在AWS上运行他们的应用程序相较于其在本地运行可以减少88%的碳排放。2018年1月,AWS声称已经实现了50%的可再生能源使用量。他们还完成了许多可再生能源项目,例如在美国安装太阳能发电厂和风力发电厂。关于AWS如何获取硬件的信息是有限的,因为他们现在正在构建自己的硬件,这当然意味着受保护的IP。据报道,自主研发的硬件主要驱动因素是成本和可靠性。这对环境和回收利用意味着什么,我们不得而知。

Azure在2014年实现了碳中和,并声称在能源使用效率方面“超过了行业平均水平”。他们还声称他们致力于一个100%可再生能源的未来。与亚马逊类似,他们也制造自己的硬件,但除了成本和可靠性之外,他们还将效率和环境可持续性列为核心驱动力。

谷歌对可再生能源的承诺做出了类似的声明,并声称与其他大公司相比,他们购买了全球最多的可再生能源(以抵消使用量,而不是为其平台供电)。他们在美国、南美和欧洲也有可再生能源项目。2016年,他们宣布了一项承诺,通过尽可能长时间地使用硬件实现零垃圾填埋。

所有这些听起来都很棒。但谁能证明有多少是真的呢?

谁来监督?

作为一个浏览网站和白皮书的个人,很难对我们的大型云服务提供商遵守承诺的程度形成一个客观的看法。2017年,绿色和平组织发布了一份关于大型科技公司对环境影响的报告。下面是这份报告的计分卡。
png;base642b17615d3ceee8c6.png

虽然该报告发表已近两年,但仍有一些有趣的观察结果:

很多公司拥有很多数量惊人的C-F评级。

AWS的评分与我们通过其网站得到的印象并不相符,尽管自报告发布以来,AWS的评分可能有了显著提高。

谷歌自己的说法似乎与该报告的建议相符。

阿里巴巴、百度和腾讯的得分都不高,这是中国蓬勃发展的科技行业所担心的。

意图与现实

那么,当谈到云供应商对环境的影响时,我们应该相信谁呢?似乎很难说。没有一个供应商会公开地说他们的工作做得很差,他们什么也没做,但是没有行动,意图就没有任何意义。

在大规模提供方便的云平台的技术挑战变得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在可靠性和成本驱动的云提供商构建自己的行业机密硬件的情况下,我们只能希望他们对绿色未来的承诺是真实的。我们可能永远无法看到黑盒子里面的东西。

但是如果我们真的这么做了,我们可能会感到震惊。许多英国人震惊地发现,我们三分之二的塑料回收都被运往国外,比如马来西亚、越南和泰国。这与人们的先入之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即我们洗过的牛奶容器只是沿着马路被送往一家回收工厂。我们所创建的东西是很难撤销的。

虑到我们可能永远无法真正透明地了解云提供商如何获取、构建、供电、维护和回收他们的机器,当我们越来越依赖其他公司来经营我们自己的公司时,我们怎么能确定我们实际上在为我们的星球做正确的事情呢?

作为技术的创造者,我们需要问一问,我们的进步是否与我们称之为家的地方背道而驰。作为科技巨头的客户,我们需要为我们供应链的透明度进行游说,并确保我们向地球投入的要比索取的多。

毕竟,没有我们,软件一无是处。

原文链接:https://medium.com/@jstanier/is-software-literally-eating-the-world-dc8a30548f69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